榆林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马学思引进战略投资者

发布时间:2019-11-24 01:56:55 编辑:笔名

马学思:引进战略投资者

(作者:/ 本刊 王信川) 华煤集团重组时,从国家开发银行甘肃分行贷款达12.7亿元,如今仍有8.7亿元的贷款在华煤股份中,占其债务的90%。 开行甘肃分行行长马学思是华煤集团重组之初的重要人物之一,该分行曾先后12次同甘肃省政府有关部门研讨,最后在北京与甘肃省副省长杨志明、原甘肃省经贸委副主任李平一道谈定了重组的方案。 2004年7月12日,马学思就“华亭事件”接受了《经济》杂志的专访。 《经济》:谈起“华亭事件”,有人就质疑华煤集团的重组安排,请问当初究竟是怎样的一种重组? 马学思:改革的第一步,就是将华亭的三家煤炭企业共12个利益团体统一起来,建立了煤业集团,然后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,将中央的设备和储量,及地方的最活跃的生产力,在集团公司内部又组建了股份公司,股份公司集中了三家企业的精华力量。 同时,开行将12.7亿元的债务重新组合,其中8.7亿元给了股份公司,4亿元进入集团公司,我们还把另一部分资产,如相关的铁路专线、与销售有关的环节及两个煤矿给了集团,以让集团能够生存,并可以控制股份公司,所以股份公司就在集团这样的一种架构之下。 而医院、学校、职工宿舍等当初作为国家统配煤矿的这些配套,是不创利的债务,为让集团公司更好的甩掉包袱、减少财务成本,开行又在其4亿元债务里,用开行的利润核销了1.3亿元,其余部分也已经收回。 在这一次改革之后,华煤集团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产销两旺,原来的省矿为甘肃省19户特困企业之一,如今华煤集团已成为全国煤炭行业的前20强。对于开行而言,这也是一个成功案例。用开行总行陈元行长的话说,这个改革总体上是成功的,而且在某种意义上说具有国际水平。 《经济》:在当初设计重组方案时,对于不同产权的界定是否做过慎重的考虑?为什么会出后来的争议? 马学思:其实当时有很多很多的不确定因素,大家共同的想法是,如果能够将他们统一在“一面旗帜”下,按照真正的现代企业制度运作,在煤炭行业形势不错的时期便能够上市。如果当初非要在产权问题上争得“鱼死破”,企业改革的第一步就有可能推进不了。 其实出现在如今这种局面,不应是因为当初产权结构设计的问题,而是因为部门之间争权夺利。长时间以来,股份公司一直独立的法人资格,利益之争已经牺牲了股份公司上市融资前景。 当然,县里的一些做法也有些过激,县和市和省毕竟是一个统一的组织体,在这样一个系统内应该是什么问题都能解决的,这样闹下去,不利于整体目标的实现。 《经济》:在解决纷争的过程中,开行将起到什么作用? 马学思:开行的融资优势和政府的组织优势很好地结合,才有了华煤集团第一步改革的成功。为此,开行的代价是一共核销了1.7亿元贷款,我们的目的只是保证贷款安全。 同时,开行作为第一大债权人,对于华煤股份的一些体制变动拥有话语权。对于“注销”的传闻,开行也一直在严密注视,并希望同省政府一道解决此事。 《经济》:你认为解决问题的出路是什么? 马学思:我觉得根本的出路还是在于改革,在于继续深化改革,将企业逐渐推向市场,将行政干预和人为因素减小到最小程度。应该坚持第一次改革成果,第二步的改革,应该是在第一步的基础上推进,如果是通过撤销股份公司来明晰产权,那就是止步不前了。 当然,华亭县政府不放弃国有资产出资人地位,是没有错的,但在改革过程中,总是可以转让的,并且这是大势所趋,但应按照规则分清权益。这样,转让之后,华亭县政府也会得到相应的补偿。 眼下当务之急的是,抓住企业目前的好时光,以它来引进战略投资者,促成企业产权的多元化。而且还要以这一企业做纽带,同外省市特别是经济发达地区建立经济联系,拉长相关的产业链条,可以从煤炭到电力,从电力到冶金。

民生杂谈
中医中药网
建材选购